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存在于1990年至2006年间出版的章韶华新思考系列著作之中,它们分别是:

第一部:《我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1991出版)

第二部:《走出哲学的误区论决定反决定是一条最重要的辩证法规律》(上卷,1991年出版)

第三部:《走出哲学王国后的沉思我的哲学观》(1992年出版)

第四部:《需要创造论》(1992年出版)

第五部:《人类的第二次宣言自然人道主义导论》(第一、二卷,1993年出版)

第六部:《宇宙精神人类生命观引论》(上卷、中卷、下卷,1995年出版)

第七部:《章韶华思想体系》(1999年出版)

第八部:《世界书》(2001年出版)

第九部:《我的全球文明思想》(2001年出版)

第十部:《全球文明宣言》(2001年中文版,2006年英文版)

第十一部:《世界联合政府构想》(2004年出版)

第十二部:《我的书章韶华论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2006年出版)

 

这是一个完全由我个人创作的学术思想体系,是一个由新的科学哲学学说、人学类学学说、生命学宇宙学学说、神灵学信仰学学说、母子宇宙学太一精神学、全球学文明学学说等六门交叉性学说彼此融通、相互支撑而成的学术思想体系。

先看决定反决定学说,这是一门科学-哲学学说,是一门研究性理性的学说

在我看来,任何唯物论、唯心论、唯我论、唯理论等一切冠之以唯字的哲学科学理论,任何科学主义、人文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一切尾随以主义的哲学科学理论,都是单极性的,都是错误的;单极思维是一种唯我思维、自私思维,必然会滋生出对立思维、斗争思维。所以,那种事事首先分出你我他、左中右、上中下、敌我友,接着一一防范之、利用之、策略之、帮派之,最后又将其一一对立之、斗争之、革命之、消灭之的观念,都是对立论的观念,都是错误的。

单极论、对立论的哲学思维方式,以及由此引起的斗争思维、帮派思维、反叛思维等等,其认识论根源就在于不懂得事物之间、事物内部诸要素之间那种极其深刻、更加根本的一面统一性,即不懂得它们之间那种千丝万缕、环环相扣的关系。对于我们置身其间的这个宇宙,如果像剥葱那样一层一层的解析下去,最后我们会发现,它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关系者,这是科学的研究对象;另一部分是关系,这是哲学的研究对象。

因此,第一,我们必须确立一种关系者论或中介体论的科学思维方式。就是说,万事万物看起来是一个个独立的单体,本质上则是一个个关系者、中介体。所谓事物的本性,其实就是事物既是自己又是关系者、自己所以为自己恰恰是由于它在本质上是一种特定关系者从而秉有一种相关相系本性。从这个意义上说,除哲学之外的任何学科(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甚至神学,等等),都是以各自的关系者为对象的。把科学的对象理解为关系者,还是理解为独立的事物,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科学思维方式。如果把自己的研究对象视为关系者,得出的科学结论就会一方面因自己的对象与周围它物相连、与宇宙体系相通而具有绝对真理的成份,一方面又会因自己的对象只是它物的一个中介体、宇宙体系的一个因子而具有相对真理的成份,这就使得科学家们、也使科学结论因此才具有了科学性,也才配称科学二字。

第二,我们还必须确立一种关系论的哲学思维方式。就是说,我们置身其间的这个世界是由万事万物相关相系、环环相扣而成的有机体系。关系者所以为关系者,是因为它们之间有一些固有的、确定的、特定的、既纵横交织又网络有序的关系。有一门可能是最古老的知识门类是专门研究关系的,这门学科就是哲学。在任何时候,在任何领域,人们一旦是在研究其中的关系,那就进入哲学思考了。所以,在人类知识体系中,其它所有学科,都以揭示这样那样的规律为己任,唯独哲学是提供道理的。道理所以为道理,是因为它只能生存在关系之中,所以,哲学常常被人们称为理学或究理之学,以别于自然科学、神学之究物之学和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之究事之学。由于关系是一种间性、介性、场性存在,具有无影无踪的非实体性、不确定性,这又决定了哲学总是表现出思辩性、逻辑性、抽象性。

第三,我们既要把关系者与关系统一起来关系是关系者的关系、关系者所以为自己是因为关系,又要把二者严格区别开来关系者是一个个、一堆堆现实的具体的事物、实物,而关系则是事物或实物之间的中介、介质和构能。认识这一点,对于科学、对于哲学,有着天翻地覆的意义:由于科学本身已经内在地架构在哲学精神之中,这就使得科学从此告别了千百年来一直困扰科学家和科学结论的那种领域性、专业性、专门性亦即孤立性和封闭性;无独有偶,由于哲学的思辩之树、哲理之果本身就植根在科学研究、科学结论的肥壤之中,这又使得哲学从此告别了千百年来一直困扰自己的那种哲学苦思与科学证明从来都是两张皮的历史。

然而,这只是问题的前提性认识。问题本身的实质在于,我们不仅要立足于关系,不仅要分清比如本质关系和现象关系、基本关系和非基本关系等等,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弄清关系的根据和条件、关系的结构和本质,以及关系对于事物的发展过程、对于发展的结局的意义等问题。为此,我又进一步提出:关系相关相系,既不是消极的相互纠缠、集体折磨,也不是无序的联结、随机的沟通;关系者间的环环相扣也不是彼此制约、相互消耗,而是遵循着确定规律的,这个规律既不是人们熟悉的那些具有明显片面性的决定论规律,也不是那些同样具有明显片面性的非决定论规律,而是一种揭示了关系的根本原因、基本结构和共同性质的规律决定反决定规律。仅仅由于任何关系无不具有这种决定反决定的性质,万事万物方才呈现出一派互生互补、共一共荣的生动景象。也是基于这种认识,我才把决定反决定规律发散成了一门学说。由于关系者与关系具有血肉相连、一脉相承的关系,这又使得这种决定反决定学说只能是一种具有科学哲学双重性质的学说。

再看自然人道学说,这是一门人学类学学说,是一门研究人类之人性类性的学说。

在我看来,那些把人理解为只是少了一条尾巴的猴子即动物、理解为大自然的主人即圣物、理解为狮身人面的家伙即怪物的认识,都是片面性的人类观念,都是错误的;同样,由此产生的那些至今充斥人间的胜王败寇的王寇政治、强权意识,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野蛮心态,有奶就是娘的婴儿思维、物欲意识,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的狮子逻辑、疯子情结,党同伐异的分裂习性、革命传统,又不过是把达尔文进化论、选民信念、等级范式推广到人类这里所形成的思维方式、行为逻辑,也都是错误的。因此,针对千百年来的王寇理论、动物法则、疯子情结,我们必须确立一种人性相同论;针对人是动物、人是神物、人是怪物的片面认识,又必须确立一种人性为本论。

人性相同论当然要比人性不同论(种族主义、阶级主义、性别主义、遗传主义,都属于这种人性不同论)好得多,人性为本论当然要比社会为本、以物为本、以心为本甚至肤浅的以人为本科学得多,但是,仅仅强调人性的重要性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是说,问题的实质是建立一种怎样的人性论。因为,人们完全有理由把所有错误的观念和认识,野蛮的人生活动和社会行为,都视为人性使然、有因之果。为了堵住这条迷途,为了拆除一些人居然能够为作恶、犯罪找到各种感人理由的借口市场、诡辩窝点,我提出了一种名为自然人道论的人性论。这是一种把人的自然本性与人道本性内在统一起来的人性论,一种用人的自然本性来界定人的人道本性、用人的人道本性来规定人的自然本性的人性论。有了这种人性论,人类在实现自然本性时就不会偏离人道轨迹,相反,在实现人道本性时又不会脱离自己的自然基础。这就为人类的思想、劳动、生活和交往,提供了一条正确的道路、确定的尺度。

更为重要的是人类的类性问题。我以为,我们所以是人类,是因为人类具有双重的规定性:一是人性,二是类性。人性的标志是人的需要性、精神性、劳动性等,人的三大欲望劳动、自由、幸福,皆根源于此;类性的标志则是人的社会性、道德性、责任性等,人的三大品格情感、良知、责任,皆以此为本。因此,一方面,人类只有提升自己的精神素质和改善自己的谋生方式或劳动方式,才能无愧于类地生活;另一方面,人类只有完善其社会机制、恪守其人类准则(如人类共同遵循的法律标准、价值标准、道德标准、市场规则、宗教理念等),才能真正像人一样生活。

所以,千万年来,人类之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制造了各种灾难、犯下了各种错误,一个共同的根本的原因就是,人类在它成功地完成了猴子变人之后,即完成了从猿到人的转变之后,未能适时地进行从群到类的转变。回头看,正是人的单体性和群体性,才派生出了诸如家族、氏族、民族、国家、种族的观念,阶层、党派、教派、帮派的理念,亲情、乡情、社圈、本土的情结,以及党外有党、党内有派、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道不和不相为谋、党同伐异的分裂思维、对立思维,如此等等。

所谓人类之类,主要是指人类一家、世界大同、天下为公的社会观念,人性同一、人格平等、人权为本的人类观念,保护生态、优化生境、改善生性的生命意识,以及立足宇宙、关爱太空、保护地球、博爱万物的生境理念,如此等等。由此可见,如果人类不实现这种社会理念、文明精神、道德境界的转变,如果人类不能成为名符其实的同一类的人或同一种人的类,如果人类不能为自己营造一个无愧于类的生存环境和生存原则,那么,在人类生存的大地上,就永远不可能生长出平等、自由、民主、博爱、人权、良知、公义、责任等一切人之为人的和平的橄榄树、香甜的文明果,人类也只能是徒有其名、两条腿走路、穿着衣服、吃着面包、看着电视的动物,最后受伤害的恰恰是人类的另一个规定性人性。

基于这种考虑,在我完成了这套系列著作、接着又协助几位同仁完成了教科书《章韶华思想体系》之后,油墨未干就迫不及待地踏上了率领有志于此的几十个国家的学者们,用实际行动来倡导全球文明精神和呼吁成立世界联合政府的艰难征途。

总之,人所以是人,是因为人是一种类性生物;反过来,人类之所以是类性生物,又是因为这种生物是一种人科动物。所以,正如人从人类的生物级、个体性角度界定了人类一样,类则从人类的生物态、整体性上界定了人类。因为人类具有人性,所以人类的进化必然表现为智力素质的进化、劳动方式的进化;因为人类具有类性,所以人类的进化又必然表现为文明的进步、社会的进步,表现为由氏族到民族、由民族到国家、由国家到地区、由地区再到全球的类体发育。正因此,我才把这门学说定位为人学类学学说

再看宇宙精神学说,这是一门生命学宇宙学学说,是一门研究宇宙的统一性和过程性亦即共性生性的学说。

在我看来,任何从物理学、天文学、神创论、发生学等等的单一的角度出发而建构的宇宙学说、宇宙模型,任何自然主义、神秘主义、循环主义、宿命主义的过程论、生命学,都是单一领域性的理论,都是错误的。

其实,我们置身其间的这个宇宙,不仅是物质的、力学的,而且是精神的、灵学的,不仅是一些似乎与人无关的天体体系、运动过程,而且还是与人息息相关的物人共一系统、物灵互塑过程。进一步讲,宇宙的本质不是物质、不是运动,而是能量。能量分物能、场能、灵能三种最基本的宇宙能态。在这三种能态中,又以灵能最为高级、最为根本。所以,宇宙的真正本质是精神,是宇宙精神。

这就发生了一个问题,要想全面、深刻地解释宇宙,不仅要依靠天文学家的器械和公式,而且要依靠人类的人性反射、情感体悟、精神感觉和道德追寻。这也就是说,追寻宇宙之谜,不仅是天文学家的事情,也是大多数哲学家、神学家、除天文学家之外的大多数科学家、乃至全体人类的人生追求。比如说,许多伟大的科学家都以自己的神学观念为思维背景,而许多伟大的宗教家又常常以自己的科学知识为思维基础。从逻辑上讲也是这样,任何一个哲学问题、神学问题、科学问题,任何一个人生问题、家庭问题、社会问题,都是宇宙育化的结果,都是因宇宙作用而发生的问题,因而只有在一种确定的共识的宇宙观的大背景下才能找到基本的答案。所以,我们必须确立一种从人类知识体系的整体性和现实人类实际感觉体系出发的认识角度,这也就是我在文明六书之一《宇宙书》中所确立的从人类文明体系出发的角度,亦即文明宇宙学的角度。尽管研究者们在今天的知识阶段较难做到这一点,可是,这种融科学、哲学、人学、神学于一体的整体性、全面性的要求,毕竟是通向真理的唯一道路。

进一步看,用文明宇宙学的认识方式重新认识宇宙的统一性、认识演进的规律性、认识生命特别是人类生命的意义,尽管会得到许多新的、甚至全新的知识,却也会遇到许多新的、甚至全新的问题。以我的研究为例,我在这种研究中遇到的所有问题,甚至包括在科学哲学、人学类学、神学信仰学研究中遇到的问题,最后都归结到了对宇宙能量意识、物质场精神、物人神等这类关系的理解上。质言之,宇宙的统一性、过程性中的许多问题,最后都会归结为宇宙存在与宇宙精神、宇宙精神与人类精神的关系这类问题上。以往的天文学家、科学家看到的只是物质、能量、相互作用力即死寂的宇宙,以往的神学家、人文学家看到的又只是脱离了物能、场能载体的玄虚的神明、灵魂、精神,因而他们要么在研究宇宙中看不到宇宙的精神和神灵,要么在研究精神和神灵中看不到物质和场。因此,我们必须打通宇宙与精神的关系。打通了宇宙与精神,也就打通了高耸在宇宙本性、上帝本性、人类本性、精神本性之间的亘古至今的铜墙铁壁,也就清除了隐藏在思与有、一与多、有与无、生与死背后的分离器。

我们还可以把这种认识再深入一步。每当人们去追寻宇宙与精神的关系,最后总要归结为两个是二而一的问题,一是宇宙的统一性即共性问题,这个问题包括宇宙(1)是不是统一的、(2)统一在哪里、和(3)怎么样统一的问题;二是宇宙的过程性即生性问题,这个问题包括宇宙(1)从何而来、(2)演进过程或方向怎样、和(3)结局如何的问题。不仅如此,宇宙的共性与生性又是相互确证、彼此促进的关系:当你研究宇宙的统一性时,其实就是在更深刻地研究宇宙的过程性,当你在讨论宇宙的过程性时,也就是在更深刻地讨论宇宙的统一性。正是在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中,我发现了一把打开宇宙奥秘、生命奥秘的钥匙:既然宇宙演化已经达到了人类生命这样一个相当高级的阶段,那么,人类生命就既是宇宙统一性的最佳体现者,也是宇宙过程性的最高体现者。换言之,我们必须从宇宙的角度来解释人类的生命(由此我提出了人类生命的肉体-社会-智力互塑理论),这其实也是在解释宇宙;我们又必须从生物生命特别是人类生命的角度来解释宇宙(由此我提出了宇宙四形态理论),而这实际上又是在解释生物生命和人类生命。简言之,如果让宇宙学、生命学真正成为通向真理的学说,就必须把宇宙的共性和生性统一起来。

为此,我通过建立宇宙同一能量本质理论,先用能量打通了宇宙与精神,即把物、场、灵视为三种能态;通过物能、场能、灵能三位一体理论和宇宙四形态理论,揭示了宇宙的统一性和过程性;通过建立肉体-社会-智力互塑理论,沟通了宇宙演化与人类生命的关系;接着,我又通过对这些理论的整合和升华,最后提炼出了宇宙精神理论。最后,我又把上述所有理论统一为一门严整的学说 宇宙精神学说,并把这门学说界定为生命学宇宙学学说,从而为最终揭开宇宙的秘密、上帝的秘密、生命的秘密、人类的秘密、精神的秘密,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再看超然终极学说,这是一门神灵学信仰学学说,是一门研究神性信仰性的学说。

在我看来,任何民族性、国家性、地区性的神灵,任何排斥其它宗教、唯我独尊的僵化的宗教观念,甚至以恐怖、暴力、战争对待其它宗教的行径,都是与人类生存的地区性、群居性相适应的,都是人类宗教发展中一个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在全球时代的今天都是错误的;同样,任何把英雄、君主、教主、圣人、先知、乃至祖先即人予以神化把人当成神来崇拜或把神解释为人的形象的宗教形态、信仰方式,又不过是人类文明视野局限于人类自身、甚至于群体自身的产物,因而也是人类在认识神灵、崇拜神灵的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就是说,在人类对宇宙本质的认识、对人类自身的认识、对人神关系的认识都已经相当深刻的今天,这种人格神的神灵意识也是错误的。

因此,我们必须适应今日文明、全球时代对宗教团体、神灵信仰的要求,倡导一种体现全球时代特征的信仰精神即众神共一的精神,确立一种由全人类共同信仰的人类神的神灵理念、信仰对象和信仰方式。否则,全球时代将会走向反面,成为宗教扩张、宗教战争、宗教霸权的前所未有的最适宜的温床;现代人类也会回到史前,用巡洋舰、核潜艇、鬼怪式飞机、反弹道导弹,用恐怖袭击、人体炸弹、杀害人质、以暴制暴、鱼死网破即用茹毛饮血、集体折磨、全体动乱,来证明今日人类的教徒是多么的野蛮,信仰是多么的原始,宗教是多么的疯狂。那么,在各宗教所信仰的神不仅不相同、而且不相容的今天,如何找到这种由全人类都能心悦诚服的信仰的神呢?我提出:只有那种体现了现有各个宗教的基本教义,体现了各路神灵的相同特征,体现了各教创教人的初始本意和共同愿望,体现了科学、哲学、人学、神学的最新成果,体现了各宗教现实发展的互补要求,体现了各宗教实现信仰统一这一共同愿望的神灵,才配称全球神、人类神。为此,我明确提出了超然终极精神论的神性论和创生教化赐福论的信仰论。为了确立这种神性论,实现这种信仰论,我提出,必须尽快成立一个世界宗教联合组织,把各大宗教的有识之士、开明之士集中起来,展开确立共同教理、确定共同教规和整合共同教义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为全球时代人类的神灵观念、宗教出路和信仰方式,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然而,这是一个非常敏感、异常棘手的工作。从历史上看,不要说宗教之间,就连本教的神灵与信徒、神学与信仰学之间,从来也都是矛盾着的。神学家、教主们总是指责信徒们的信仰不够自觉、不够坚定,而信仰学家、信徒们又总是瞒怨神学家、教主们提供的神灵不够确切、不够清晰。为了缓解这类矛盾,神学家这一方推出了英雄、君主、圣人、先知,然后告诉信徒们:他们的作为就是神的作为,他们的精神就是神的精神,他们的境界就是神的境界,他们的智慧就是神的智慧。于是,这些原本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人被神学家改装成了神或神的使者;而信仰学家、信徒这一方则盖起了庙宇、塑造了神像、发明了科仪、创作了经文、制订了戒律,用这些纯形式主义的东西来表示自己信仰的坚定性。显然,双方的这种做法不仅不能解决这个矛盾,反而使矛盾更加尖锐了。其实,双方所以陷入似乎都有道理、又都解决不了自己和对方的疑惑的窘境,是因为矛盾的双方都被自己的悖论挡住了思维的出路。我们想想看,如果信徒们等到对神灵有了成熟认识之后再去信仰神灵,那就永远也不会有信仰,当然也就找不到作为被信仰者的神灵;如果神学家们采用把先知、圣人、明君、清官等人神化的方式界定神,也就等于用这些强有力的伟人堵住了信徒们认识神、寻找神的通道,当然也就不再会有虔诚的信仰。

为了克服这个矛盾、走出这种悖论,即把神学与信仰学、神灵与人类既区别开来、又统一起来,第一,我建立了超然终极精神论的神性论,这一理论明确指出,神灵是一种作用于宇宙内部及其背后的、可以被人类感知和认知的,具有超然性、终极性、精神性的实在,这样,由于我们对神灵有了明确的界定,也就切断了神可以降为人、人也可以升为神的通道,使人神有了明晰的分界;第二,建立了创生教化赐福论的信仰论,这一理论明确指出,是神灵创造了人和万物、是神灵教化着人类向善、是神灵赐福于包括人类在内的万有,只有遵守神灵对人类的戒命、遵循神灵指引的方向,人类才能消除战争、愚昧、贫困等各种各样的灾难,人生也才能改掉各种各样的恶念、贪欲、丑行。就是说,我们必须沿着既有的各宗教的伟人们、先知们开辟的道路继续前进,象他们那样在坚信神灵中去加深对神灵的感悟、去逐步地深化对神灵的认识,即在认识神灵的同时又信仰神灵。只有这样,才会有正确而坚定的神灵信仰。正因此,我才把这门学说定位为神学信仰学学说。

最后,为了让人们对这一新的神学有一个最直观最通俗的理解,我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我绘制了一张全球时代人类信仰画像(见本书第195)。此画像以我提出的三色六向立体型的宇宙模型为背景,由上个世纪最著名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确定的五位先知(索罗亚斯德、耶塞亚第二、佛陀、孔子、毕达格拉斯)和我认为必须确定的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西方宗教中的圣母及其怀抱着的圣子、东方宗教中的观音及怀抱着的作为人类缩影的婴儿,共十人聚集在一座人类最早的文明──苏美尔文明时期的神庙的殿堂里。殿堂正中置放着一张圆桌,圆桌正中置放着一个地球仪。圆桌的后面是这十人的合影,这是他们为适应全球时代统一人类的宗教信仰,刚开完一个圆满的圆桌会议之后的合影。殿堂顶上刻有尽管已经消失的古埃及文明中的宇宙神阿吞,并由此处向殿堂射进一束宇宙之光,把殿堂照耀得雪亮。殿堂门楣上刻有今日三大世界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的标志。仰视、凝思和解读这张画像,人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万物共一、人类共一、众神共一、物人神共一的时代精神,感受到宇宙精神之伟大神灵对自己的情感洗礼和精神提升。

第二,为了从语言、文字上给这幅图像一个简要的说明,为了让人类对万物共一、人类共一、众神共一、物人神共一有一个统一的理解,也为了人们对全球时代的信仰理念有一个最基本、最简明的把握,我精心创作了九首律诗(六首七律、三首五律),并定名为《应天九歌》(参见本书第200页),与画像相配套。我把《九歌》命名为全球时代人类信仰经诗。这九首律诗分别从人我人人人天,思维情感信仰,灵魂心性肉身等九个方面阐述了全球时代人类应当具有的基本信仰和根本理念。

再看自觉自能学说,这是一门母子宇宙学太一精神学学说,是一门研究万有的原性灵性的学说。

在我看来,迄今为止把我们的宇宙解释为唯一存在的孤岛的观点是错误的。物理学家们说,宇宙来自150亿200亿年前的一个能量高度紧致到无法再紧致、体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个能量颗粒的爆炸。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能量颗粒是怎么来的、这个能量为什么会炸成我们所看到的这样的宇宙和这样的宇宙所演生出的这样的我们人类?神学家们也有自己的解释,我们的宇宙是由上帝创造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上帝是什么、它为什么要创造我们这个宇宙、它是怎样创造的?对于这类问题,宇宙精神学说显然是回答不了的。由于在创立宇宙精神学说时,对这个问题还不太清楚,所以我一方面提出了超宇宙精神的问题,一方面则在耐心等待能够启发我的物理学、天文学等科学发现。

十多年后,在黑洞理论、弦理论、膜理论、M理论、十一维时空理论的启发下,我有了自认为自圆其说的观点。我们的宇宙不过是母宇宙曾经娩生的、正在娩生着、还将娩生出的众多子宇宙中的一个。母宇宙是一种纯能量性质的宇宙,是一个由纯能量及其作用力依照决定反决定秩序而蠕动着的宇宙,由于有差别的纯能量要素之间、纯能量与作用力、有差异的作用力之间是一种决定反决定性质的关系,这使得母宇宙中的某一个小区域渐渐演变成相对独立的纯能量体,它不时地汲纳母宇宙的种种能量,到了母宇宙的母性与子宇宙胎儿的子性充分暴露进而摊牌时,子宇宙便极速地挣脱了母体。子宇宙离开母体后,便一改母宇宙的纯能量本性而代之以物质本性。束缚了巨大能量的物质在新的存在背景下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理论物理学家们所说的我们的宇宙诞生了。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看到,母宇宙与子宇宙之间既有两个不同点,又有许多相同点。第一个不同点是母宇宙是一种能量性宇宙而子宇宙是一个物质性宇宙,第二个不同点是母宇宙的引力或合力决定着斥力或张力、同时后者反决定于前者,而在子宇宙中则是斥力或张力决定着引力或合力、同时后者反决定于前者。两种宇宙又有许多共同点。例如,母宇宙与子宇宙具有相同的能量,相似的作用,相同的决定反决定秩序。

但是,引起我们重视的是,隐藏在母、子宇宙背后和深藏在母、子宇宙内里的那种决定反决定本性和纵横交织的决定反决定关系,由于这种本性和关系,它们不仅各有自己的形态和存在方式,而且也注定了母宇宙由能量到物质的有规律的发展,注定了子宇宙既在不停地膨胀又不会因此而蒸发掉的演化、演进和演生,直至在宇宙的银河系的太阳系中的地球上,创生出了具有肉体智力结构和社会文明特质的我们人类。

是的,那种在背后操纵、在内里支配母宇宙的自觉存在、自我运动、有规律演进的力量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力量呢?是一种精神性质的力量,是一种具有本原性、意识性的精神力量,是一种能使母宇宙既具有自觉性、又具有自能性的太一精神。母宇宙正是依据自己的这种太一精神而成了母宇宙,成了赋于我们的宇宙以宇宙精神的深刻根源。名为自觉自能学说的章韶华精神学正是奠立在这里。

沿着这一思路,我进一步提出了精神本质论一种把精神解释为原性识性实在的理论,提出了精神类型论精神分人类精神、自然精神、宇宙精神、太一精神四种类型,提出了精神结局论精神的结局表现为永动性与永升性的统一。如此等等,不再赘述。此外,由于这门学说尚在修订中,故先将该书的目录作为附录放在了本书的最后。

最后再看全球文明学说,这是一门全球学文明学的学说,也是将前五门学说返回到现实世界后而形成的一门学说。

在我看来,人类自有文明以来,所经历的痛苦和所取得的成就,都是人类的文明力量所致。换言之,从古至今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人类与环境、个人与类体等等之间发生的所有悲剧,真正的根源就在现有的文明本身,在于人类常常用非文明、反文明的方式来推进所谓的文明。因此,从文明出发研究全球性的诸多难题,从全球出发解决文明的冲突,从而沟通不同的文明、提升所有的文明,正是这门学说的目的。

在全球时代到来之前,文明一直是指一定数量的不同人类群体内共同的生存模式。所以,迄今为止所有的文明,部落文明、民族文明、国家文明等本土文明,欧洲文明、非洲文明、东方文明、西方文明等区域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科技文明、礼议文明等领域文明,在本质上都属于界域文明。界域文明是文明的、自洽的,又是局部的、排它的。本来是一种文明,却又本能地或排斥、或吞并、或同化其它文明,从而使自己反倒显现出非文明、反文明的弱点,这是所有界域文明的共同特征和主要弊端。

换言之,要想克服这些弱点和弊端,不可能用文明冲突、文明寻根的办法,这本身就是反文明的;也不可能用文明对话、文明共处的办法,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真正的办法只有一种,找出各界域文明那种毕竟都属于人类文明这一共性,进而用这种共性沟通和解释它们的个性,消除和化解它们冲突。为此,我指出,在此之前的近万年的人类文明体系中,至今还没有一种面向全世界、体现人类性、为了全人类的文明精神全球文明精神。为此,我提出:我们应当以全球化、现代化为立足点,以人类的相同本性和共同福祉为参照系,在提取各本土文明优良元素的基础上,构筑一种超越了本土文明的、适应全球时代和现代认识的、具有全球性现代性的文明全球文明。

在此基础上,我进一步指出,全球文明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为了全球的文明,一个是建立全球性文明。具体说,全球文明含义有三点:一,它是人性文明与类性文明的统一;二,它是个体文明与类体文明的统一;三,它是生性文明与生境文明的统一。

那么,全球文明的来源是什么、其框架又应当是什么样的呢?我回答道,全球文明有如下三个来源,一是起源于古爱琴文明,定型于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完成于近、现代欧洲北美文明的西方文明,这是一种侧重于人物关系的文明体系,是一种尊重自然、崇尚财富和注重科学的文明模式;二是起源于黄河文明,定型于道儒佛文明,完成于近、现代东亚东南亚文明的东方文明,这是一种侧重于人人关系的文明体系,是一种追求大同、崇尚仁义和注重人学的文明模式;三是起源于两河文明,定型于古埃及古希伯莱古巴比伦文明,完成于近现代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文明的中部文明,这是一种侧重于人神关系的文明体系,是一种敬畏神灵、崇尚灵魂和注重神学的文明模式。这三种文明的优长部分构成了全球文明体系。所以,在这个系统中,西方文明满足着人的自然肉体科技的需要,东方文明满足着人的社会情感道德的需要,中部文明满足着人的精神信仰修为的需要,三者之间既各司其任、界面分明,又彼此贯通、互相支撑,熔铸成了全球文明的稳固框架。

为了把这种全球文明思想尽快与各国人民特别是学者们见面,我必须认真做两件事情:第一,让各国学者都能关注、最好支持这个思想,为此,我创作了《全球文明宣言》,该宣言已被200171618日在澳大利亚悉尼希尔顿饭店召开的全球文明第一届世界大会通过;第二,呼吁尽快成立世界联合政府,这不仅因为成立世界联合政府本身就是全球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因为只有以世界联合政府的力量才能真正地全球范围内推进全球文明思想。为此,我先是创作了《世界联合政府构想》一书,接着又代表全球文明第二届世界大会筹委会创作了《建议联合国大会讨论成立世界联合政府的公开信》,《构想》和《公开信》已被2005111416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广场饭店召开的全球文明第二届世界大会通过。

由上可见,我的这个学术思想体系的逻辑展开是显而易见的:我从对自己最为困惑的科学哲学的探讨开始,从中发现了决定反决定学说;接着,我用这个学说直指人类生存和人生活动,由此建立了自然人道学说;由于人类终归是宇宙演进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而宇宙之所以沿着物理生物人类这一确定的方向和道路一路走来,一定有其内在的原因,由此,我创立了宇宙精神学说;再进一步,为什么会有我们的宇宙、为什么我们的宇宙表现出了宇宙精神,宇宙精神的根源和本质又是什么,人类应当如何理解和对待这种超宇宙精神,为此,我又把问题伸进了神灵学信仰学领域,创立了超然终极学说;在这时,又出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自古以来人类都认为只有我们的宇宙这么一个孤独的宇宙,如果是这样,我们宇宙又是怎么来的呢?它怎么就具有精神本性并因此而创生了我们人类的智力呢?经过长期思考,我提出了母子宇宙理论,即把我们的宇宙视为母宇宙所创生的众多子宇宙中的一个。所以,我们宇宙的精神其实不过是母宇宙的太一精神的我们的宇宙的精神化。至此,作为一个学术思想体系应该是完成了。不仅完成了,而且自认为很圆满。比方说,我通过太一精神又一次发现了决定反决定性第一门学说的主题,并把决定反决定性理解为太一精神的实质。

但是,一个真正的思想家的真正任务,不是建立一个学术性的思想体系,而是把自己的学术思想体系放到现实生活中去接受检验,最好能够解释现实、改造现实。由此,便产生了第六门学说全球文明学说,产生了由我担任主席的一个国际性组织全球文明推进组织,产生了由我担任主席的全球文明第一届世界大会(2001年悉尼)和第二届世界大会(2005年纽约)

综上,我这个学术思想体系通过建立六门新的学说,实现了人类思维逻辑、价值逻辑、认识逻辑、信仰逻辑、起源逻辑和文明逻辑的六个转轨:第一门学说(决定反决定学说)是一种科学哲学学说,它否定了单极性、对立论的科学哲学逻辑,创立了决定反决定论的关系逻辑,从而为自然科学和哲学提供了全新的思维方式;第二门学说(自然人道学说)是一种人学类学学说,它摒弃了片面性、进化论的人学社会学逻辑,确立了自然人道论的人性逻辑,从而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提供了全新的价值导向;第三门学说(宇宙精神学说)是一种生命学宇宙学学说,它转变了领域性、科学论的生命学宇宙学逻辑,发现了宇宙精神论的生命大统一逻辑,从而为生命学和宇宙学提供了全新的发展道路;第四门学说(超然终极学说)是一种神灵学信仰学学说,它告别了宗教性、人格神的神灵学信仰学逻辑,树立了超然终极论的精神信仰逻辑,从而为神灵学、信仰学及宗教学提供了全新的框架;第五门学说(自觉自能学说)是一种母子宇宙学太一精神学学说,它走出了宇宙圈、无本原之孤独宇宙、悬置起源的本质论本体论逻辑,进入了母子宇宙太一精神论的万有起源逻辑,从而为宇宙起源学和精神学提供了全新的基础;第六门学说(全球文明学说)是一种全球学文明学学说,它结束了自发性、本土论的政治学文化学逻辑,找到了全球文明论的类体文明逻辑,从而为现实政治和当代文化提供了全新的方向,它同时也是用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解释现实世界的一个基本结论。

这六个转轨就是我这个学术思想体系的实质,也是该体系的意义。

为了便于读者粗略却也精确地把握这个学术思想体系,我在本书第二章绘制了一张名为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之树的图表(见本书239)

 

图一: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之树

 

 

看过这份图表,想必读者已经了解我创立这个学术思想体系的意图了。我的目的是,通过这个学术思想体系,表达我对包括母宇宙及其本质在内的整个存在图景的理解和解读(超精神学即超有超灵学说正在研究中,故未列入该体系。作者注)。我也曾在第五门学说(自觉自能学说)中为这个存在图景绘制过一份图表,现在转录如下:

 

图二:章韶化学术思想体系中的存在图景以及科学、神学、哲学、精神学、超精神学(超有超灵学说)等描述存在图景的理论。

 

 

至于我所理解的存在图景和学术思想体系对这个图景的解释正确与否,我不得而知。也正是基于这个认识,我才把这个体系冠之于学术二字。章韶华新思考系列著作自出版以来,特别是北京一些高校、学术研究机构的几位同仁在1999年编写出版了教科书版本的《章韶华思想体系》(ISBN 9810403909)之后,我在国内外的报刊上看到了、在国内外有关会议上听到了不少评价、介绍和解释我的学术观点的评论文章、会议发言和学术专著。

任何一种评价、介绍和解释都是当事人的一种理解。理解既有误解或错解的可能,又是一种拓展、提升和创造。我既不认为各种版本的诠释或解读是完全错误的,也不认为某一种解释是唯一正确的。任何一种认识都是因事而变、与时而进的。

应当说,误解或错解是难免的,这种误解和错解以后还会更多。对于一个研究跨度长达40多年、阐述时间长达20多年、涉及上百门学科的学术思想体系,不要说研究者、评价者、推广者,就连我本人也不可能在表述上前后一致、认识程度上彼此相同。尽管严肃的学术思想系统在深层面上是一个因果相连、一以贯之的过程,但在表述上则往往呈现为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序列。学者不是神仙,学界没有神迹。

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多的实业家和学者正在自发地联合起来,在国外、国内和香港注册成立了旨在传播、推广章韶华学术思想体系的文化实业、传播中心、国际集团。面对这些情况,我有责任就创作这个学术思想体系的意图、经过和理论本身,作一个简要的介绍。这是现实对我的要求,也是我应当承担的责任。